刻骨铭心的26天

发表时间:2020-03-30 11:51


随着包头市最后一例新冠肺炎病例治愈出院,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疾病科的走廊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显得空寂而静谧。挂在窗户上的护目镜和护屏成为刚刚过去的那场生与死、人性与病毒、科技与死神展开殊死较量的印证。

曾经在这里分秒必争、全力救治的医护工作者、被拯救过的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患者以及做好清理消毒与后勤保障的物业工作者,他们共同打赢了一场艰苦异常的战斗。这场胜利,让人们从病毒来袭时的恐惧与慌乱中镇定下来,重新建立了信心。

包医一附院疾病传染科一楼、二楼是发热门诊、隔离病房以及生活区,三楼为确诊病人治疗区。从2月1号进入包医一附院感染疾病科,到26号走出这幢楼,在这里度过的26天,成为黄崇君最刻骨铭心的一段经历。

每天早晨7点半进到指定区域,身穿防护服、隔离服与白衣三层衣服的黄崇君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疫情初期,发热门诊的病人比平日多了几倍。外地返包人员、发热病人以及社区送过来的病人,集中到了发热门诊。

由于衣服不透气,工作量又大,没多长时间,全身就被汗浸透了。为了减少换衣服频次,不耽误工作,黄崇君上岗前都不敢喝水。

消毒液、垃圾、消毒液、垃圾……

每天大量重复性的工作很容易让人的疲惫感倍增。但想到三楼为确诊病人治疗的区域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她们承担着同自己一样繁重的任务。服务部经理秦海娜在工作期间,一度因为旧疾复发,疼得浑身无力,只能靠在楼梯间扶手上休息一下,然后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想到她们的坚持,她就又打起精神,继续工作。

2020年2月份的26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在吃吃睡睡中度过的。而对于黄崇君来说,是在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中度过的。

当她走出疾病感染科的那一刻,回望那幽长的走廊,心里五味杂陈。既为疫情过去而感到高兴,又对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感到留恋。回忆不禁在心头泛起,那刚刚过去的26天甚至在包医一附院的8年、在瑞洁的13年,都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2006年,为了寻找安稳的黄崇君来到了瑞洁。最初,她在包头市肿瘤医院当一名电梯司机。

在电梯轿厢内面对着每天发生在身边的生离死别,黄崇君一时有些恍惚,究竟人活着最大的意义在哪儿?是自己一直寻求的安稳,还是不断地催生出新的自己?

结束了电梯司机的岗位,黄崇君又去做了保洁员。之后陆续在银行、大型购物中心等现场服务。2012年,当她第一次踏进包医一附院的现场时,她的身份发生了转变,已经从一线岗位人员成为一名服务部主管。

作为从最基层提拔上来的管理人员,她成为每一位一线人员的知心人。谁有想不通的事,谁有无法解决的麻烦事,黄崇君过去,几句话就能做通思想工作,把不好安排下去的活都理顺。做员工工作,几乎成了她的“绝活”。

在瑞洁十三年的时间里,黄崇君去过解放军二五三医院(现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六九医院)、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等许多现场支援。尤其是进藏支援那曲市人民医院的经历,让她彻底解开了心中的困惑。

在那曲的日子里,黄崇君忍着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和闫霞霞经理一起擦玻璃、培训员工,每天忙到只有躺在了床上,才能说几句贴己的话。

眼见着那曲市人民医院在一天天的改变中焕然一新,看着医院里的病人透过明亮干净的玻璃窗绽放笑容的那一刻,黄崇君被这一幕感动。

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渴望往往都是着眼于索取与得到。其实更多的美好与快乐来源于自身的付出。在黄崇君看来,包括自己在内的瑞洁团队的全心付出,让那曲市人民医院的病患有了更佳的诊疗环境。反过来,患者因为环境的改善而洋溢出发自内心的纯粹的幸福感同样感染了每一个援藏的瑞洁人。

当下,身处战“疫”的这些日子里,让她更坚定了她的想法。

手机的声响将沉浸在思绪中的黄崇君拉回了现实。电话里,她对问询医院口腔楼开荒事宜的员工做了工作安排,边说边赶往现场,奔赴新的任务。

走出疾病传染科的大门,让黄崇君涌起了要和发热门诊合影的想法。

春日和煦的暖阳洒在肩头,黄崇君的心里感觉透亮极了,嘴角不自觉漾起了同那曲藏民一样满足而幸福的微笑……